地区举行“喜迎二十大 永远跟党走 奋进新征程”主题教育实践活动暨“五四”表彰大会

马兴瑞在全区巡视巡察工作会议暨十届自治区党委第一轮巡视动员部署会上强调 严守政治纪律政治规矩始终坚持人民至上 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

习总书记重要讲话激励新疆高校师生——不负韶华 跑出当代青年的最好成绩

国际社会期待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为全球发展凝聚共识(聚焦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

4月24日,游客在库尔勒市阿瓦提乡明昆格尔村恰玛古花海中拍照。眼下,该村种植的200余亩恰玛古迎来盛花期。确·胡热摄

4月18日,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察布查尔镇乌宗布拉克农村社区旅游景区,成片的芝樱花陆续绽放,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观赏游玩。近年来,该社区打造“文化旅游+拓展致富”等旅游项目,栽植上千亩各类花卉和景观苗木,营造了“三季有花、四季常青”的生态旅游宜居环境。华岩明摄

一季度新疆接待游客2980.83万人次,其中,接待乡村游游客达1200万人次,同比增加100万人次,占全区接待游客的40.26%。

近年来,我区各地加大资金扶持力度,完善乡村旅游基础设施、优化环境、挖掘潜力、培育品牌,以建设集观光、娱乐、度假和购物为一体的乡村休闲旅游产品为发力方向,促乡村旅游由“点”及“链”融入全域旅游发展格局。

特别是在常态化疫情防控背景下,短途游、周边游兴起,给乡村旅游发展带来了巨大空间。但与机遇并存的是挑战。如何打造核心吸引力?如何凸显自身特点?如何实现可持续、高质量发展?新疆的乡村旅游正在推开“三重门”。

依托周边A级旅游景区,开农家乐、牧家乐和民宿等吸引游客,常见于乡村旅游发展起步阶段。

尉犁县墩阔坦乡霍尔加村紧邻国家4A级旅游景区罗布人村寨和罗布淖尔国家湿地公园。“去年胡杨叶子一黄,游客就来了。最热闹的时候,霍尔加村的游客比村民还多。”墩阔坦乡人大主席吾尔麦提江·沙依提告诉记者。

位于塔里木河流域沿线的这个小村庄,貌似平淡无奇,但记者在村里四处转转,便发现了很多细节。平整的柏油马路铺到村民家门口,走了一圈下来,皮鞋也没落灰;路两旁都安了路灯;推开几户人家大门,庭院里整洁干净,房屋修葺一新;民宿就掩在民居之间,内部设施齐全,院内还有烤肉架等。

“我们村里刚开始搞旅游时,很多村民都在观望,我们心里也没底。”吾尔麦提江说,“有的人外出打工,房子长期没人住,这成了我们盘活资源的切入口。”依托农业合作社作为投资主体,在房屋产权不变的情况下,由合作社对5套房屋分别投资3.5万元,升级改造为民宿。“3年后,村民可以自己经营,也可以委托合作社统一经营,村民按比例得到分成,分成每年都有增长。”吾尔麦提江说。

每到深秋时节,胡杨树叶陆续泛黄,金色树叶在湛蓝天空映衬下仿佛一幅油画。很多前来观赏的游客舍不得走,在民宿一住就是四五天。白天自驾去胡杨林拍摄、游玩,或乘坐“马的”到周边欣赏风光;晚上就在民宿院子里吃烤肉、喝茶、聊天。吾尔麦提江说:“今年我们还打算利用边角料地块,种些蔬菜瓜果,游客来了可以采摘,丰富乡村生活体验。”在合作社带动下,目前霍尔加村已有十多户村民经营餐饮和民宿,有100多人吃上了旅游饭。

这两年,霍尔加村修建了停车场、民俗风情园,今年还要修建房车驿站,以满足不同游客群体的需求。“要让晚上热闹起来,比如风情园有各种美食,价格也公道;走下房车,就能看到大漠胡杨星空美景。”在吾尔麦提江看来,只有打造小而美的精品,满足多元化的需求,有特点、有内涵,才能留住游客脚步。

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资源开发处处长张春明认为,景区与乡村是互补关系,“发展乡村旅游要明确目标游客,不能背靠景区就万事大吉,要把目光瞄准周末游、短途游。良好的环境和美丽的风景是吸引游客驻足的基础,同时要把握当地特点,营造乡村意象,为游客提供丰富的审美体验。”

我区现有国家级和自治区级乡村旅游重点村137个,在它们的带动辐射下,涌现出一批以“春赏花、夏纳凉、秋采摘、冬农趣”“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为核心的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产品。新疆乡村旅游从早期的“吃农家饭、住农家院”,发展到融合了现代农业、休闲农场、乡村酒店、主题民宿、艺术空间等内容的乡村休闲体系。

但在一定区域范围内,乡村旅游同质化倾向严重,不同的村落有着大同小异的游览内容,很难实现“十里不同景”。因而,打造“一步一重天”,成为一些乡村的发力方向。

沙湾市东湾镇稼什窑村地处天山北坡,自然风光优美,距离东大塘风景区5公里,村边就是S101线多户村民原本从事畜牧业生产,在党员和村干部的带领下,村里建起24家集吃住于一体的农家乐。

“游客主要来自周边县市,从东大塘风景区出来想吃顿饭或要住宿的,都可以在我们这里解决。”沙湾市应急管理局驻稼什窑村王政平说,游客的到来带动村里马肠子、酥油、酸奶、马奶子等农副产品的销售,姑娘追、刁羊、摔跤、赛马等民族传统运动项目又吸引了众多摄影爱好者。稼什窑村将乡村旅游和民俗文化融合,走出一条“农牧游”相结合的发展路子。

“我考察了一下,发现沙湾市这方面是空白。”27岁的哈哈尔·哈德力汗2019年返乡创业,选择搞露营项目,出门能看到山,有树有草,建设露营地迎合游客亲近大自然的需求,“同在一个村里,大家的外部资源条件都差不多,想要吸引人得有好招,有特色才能为游客送上更好的旅游体验。”

新疆财经大学旅游学院副研究员徐晓亮说,乡村旅游要发掘乡村的生态涵养、休闲观光、文化体验、健康养老等多种功能和多重价值,提升乡村旅游的附加值,走差异化发展之路。

霍尔加村结合尉犁县提出的打造罗布人文化、罗布羊、罗布麻“三罗产业”,挖掘与之相关的民俗文化、美食、养生等资源。现在,引进加工企业生产的罗布麻茶,已经摆上了民宿的床头;游客自助烧烤,买的是当地特有的罗布羊;村里文艺小分队也经常搞演出,表演罗布淖尔狮子舞。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实施乡村休闲旅游提升计划。支持农民直接经营或参与经营的乡村民宿、农家乐特色村(点)发展。

徐晓亮说:“发展乡村旅游,应从促进乡村全面发展角度出发系统规划,最大限度地实现当地人参与和受益。外来主体和资本合理恰当地投入、参与不可或缺,但要避免反客为主。应通过各种方式,提升当地农民参与旅游发展的自觉意识、自主能力,更好地发挥其在乡村振兴中的综合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明确了乡村旅游重点村镇发展在乡村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性。

2021年,新源县那拉提镇、木垒哈萨克自治县英格堡乡、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71团等6地入选全国第一批全国乡村旅游重点镇(乡)。全疆在推动乡村旅游重点村建设的同时,也以点带面推动了乡村旅游乡镇建设。

张春明表示,各地乡村应该依托不同的旅游资源、历史文化、区位优势,开发出不同类型、不同风格的乡村旅游产品和业态模式,“乡村旅游开发中形成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多元化供给,避免高度同质化和过度商业化。在尊重市场需求、商业规律的前提下,实现多样化发展,避免千村一面。”

我区一些乡村正在尝试运用互联网技术和电子商务,创新乡村旅游营销模式,将乡村生活“推销”出去,吸引更多游客选择乡村旅游、体验乡村旅游、爱上乡村旅游,游客在望山见水的旅途中拉动乡村经济。

吾尔麦提江介绍,霍尔加村正以乡村生活短视频、直播等为宣传手段做推广,将更多游客吸引来,还可以把更多农产品销售出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