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以后,水果纷纷上市,挑得人眼花缭乱。其中有两种水果,从古代起就倍受大家喜欢,还引发了许多趣事,今天就带大家了解一下它们的故事——

古人喜欢吃枇杷,更喜欢写枇杷。如宋代诗词中描写的“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说的就是枇杷结果时,满树黄金,极为壮观的景象。

在养生方面,人们总是认为枇杷果可以止咳化痰,其实不然。据唐代《食疗本草》中记载,枇杷果“利五脏”,但“久食亦发热黄”“若和热炙肉及热面食之,令人患热毒黄病。”

反而是把枇杷叶“煮汁饮之,止渴。偏理肺及肺风疮、胸面上疮。”《本草类要》中也提到,枇杷叶“味酸甘,气平,入手太阴肺经。泄肺下气,宁嗽止吐。”

也就是说,止咳化痰的其实是枇杷叶,而枇杷果吃太多或者和烤肉、热面食等一起吃的话,不但不能止咳化痰,还会“上火”。

不过,枇杷叶也不能随便吃,就像《新修本草》中记载的:“用枇杷叶,须火炙,布拭去毛,毛射人肺,令咳不已。”枇杷叶一定要经过正规炮制的处理才可以入药使用!

另一方面,枇杷因为与“琵琶”音似,时常被古人混淆使用,例如:“若使琵琶能结果,满城箫管尽开花。”因此常闹出一些啼笑皆非的误解。历史上,因为琵琶广泛流行,且是妓女的必备之物,所以“琵琶”“枇杷”与妓女便结上了不解之缘。元稹曾书“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下闭门居”的诗句,这里的“枇杷门巷”指的是妓女居所。

樱桃的种植,中国自古就有,最早可见于西周时期,因为非常难得,是皇家天子敬祭宗庙的高级供品。

到了唐宋时期,随着种植规模的扩大,人们对樱桃的认识也达到了空前的水平,还给樱桃做了细致的分类。例如:《证类本草》中记载:“樱桃,旧不著所出州土,今处处有之,而洛中南都者取胜。其实熟时深红色者,谓之朱樱;正黄明者,谓之蜡樱。极大者,有若弹丸,核细而肉厚,尤难得也。”

每年收获的樱桃,皇室祭祀过祖宗们之后,还用来赏赐、宴请宫廷内外大臣,专门搭配金盘、玉盘,金箸银匙等,显得樱桃格外精致而宝贵。唐宋时期的名人都写过题目为《樱桃》的诗词,其中宋朝杨万里的“樱桃一雨半雕零,更与黄鹂翠羽争。计会小风留紫脆,殷勤落日弄红明。摘来珠颗光如湿,走下金盘不待倾。天上荐新旧分赐,儿童犹解忆寅清。”描写的就是当时的景象。

当然,樱桃倍受喜爱,不单单是因为美味和珍贵,还有它的功效。《证类本草》里就说过:“食之,调中益气,美颜色。虽多无损,但发虚热耳。惟有暗风人不可啖,啖之立发。共叶可捣敷蛇毒,亦绞汁服。东行根亦杀寸白、蛔虫。其木多阴,最先百果而熟,故古多贵之。”

不过,对于樱桃的功效,不同时代的古代医术有不同的观点。唐宋以前的书中记载樱桃多为健脾益气,美容养颜的佳品,例如《 本草经集注》中说樱桃“味甘。主调中,益脾气,令人好颜色,美志。”而唐宋之后,樱桃逐渐被认为是诱发湿热的水果,例如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震亨曾曰:“樱桃属火而有土,性大热而发湿。旧有热病及喘嗽者,得之立病,且有死者也。”

总结起来,笔者认为,樱桃少少食之,可以健脾美颜,但如果有哮喘,或者素有湿热体质的人群就最好别吃,免得伤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